關於部落格
書評,及其他……
  • 5582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土希埃之旅--土耳其番紅花城(Sanfranbolu)

我在來番紅花的車上,就注意到一個很有味道的東方女子,硬殼的行李箱上貼滿了各國的貼紙。更湊巧的是,她也搭上了民宿主人的車子、住在同一間民宿裡。早餐時相互介紹,才知道她是日本來的大學生紘子(Hiroko)。我下午冒著大太陽在小城裡閒晃、拍照,近黃昏時到了山頂的月光公園,沒想到Hiroko也在那裡,和兩個土耳其小朋友雞同鴨講地聊得正起勁,我也就加入了他們。兩個小朋友都很有教養,還請我們磕葵瓜子。其中有個小朋友非常有繪畫天份,一連用鉛筆畫了好幾幅寫生,擺在地上等待識貨的遊客來購買,還真的有位帶著小孩的西方人過來挑選了一幅呢。 Hiroko聊起她的所學--織品設計,以及日本人的生活哲學。才在讀大學的她,告訴我機器編織的成品是完美的,而人工編織的是不夠完美的,但不完美的卻是獨特的、才是真正美的。後來在整理照片時,才發現,那天在山上,我拍下了一個歪歪斜斜的屋頂,彷彿是呼應了她說的話。 其實在那個民宿裡還有其他的日本女孩,很令人佩服的是,他們都是一個人出來自助旅行。其中一位是邊打工邊旅行,現在就在這間民宿裡幫忙做早餐,以便節省住宿費(事實上,土耳其的消費水準是很低的,因此很可以想像她是多麼地刻苦)。另一位Akiko,則是計畫下一站前往土耳其的最東部。聽說土東很亂、很危險,那裡可是連我都不敢計畫前往的地方呢。而Hiroko則是打算去以旋轉舞聞名的另一個城鎮Konya,之後再轉往Cappadocia。算算我跟她在Cappadocia的日子應該會有重合,沒有想到果真那裡重逢了。一直到回到倫敦,我偶爾會跟Hiroko連絡,知道她後來又到匈牙利住了一陣子。 我不知道這麼想恰不恰當,但我依稀覺得先進國家的年輕人會比我們更有勇氣、能力自助旅行,即使他們的英文未必比我們好。我想,這牽涉到父母對小孩子的教育態度(是不是保護過度、或干涉過度、有沒有求學至上、工作至上、要小孩子趕快畢業、賺錢等等),以及他們年輕人決定自己人生規劃的自主性、獨立性。在這一方面,台灣可能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喔,我差點忘了有另外一件事情可以證明土耳其人民的友善。我從Amasra海邊回到番紅花城的那天晚上,因為還得在市區轉車,而我一時找不到站牌在哪裡、該在哪裡等車,只好發揮自助旅行的精神--路是嘴巴問出來的,結果莫名其妙地最後有十幾個當地居民在陪我等車。直到上車時他們還一再叮嚀司機、跟同車的小朋友要照顧我呢。如果我沒有記錯,其實在從卡帕多其亞轉車到Sanli Urfa的中繼站也有類似的事情,乃至於我還因此得到了一個土耳其名字,叫做Jusuf。是一個老人幫我取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