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書評,及其他……
  • 5582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野草莓學運同學們的公開信

那天深夜,看到鴨老師的個版在短短幾小時內就號稱有超過三百位鄉民報名參加靜坐,其實我是半信半疑的。正如我所說過,研究網路人際關係的我,雖然經常在各種場合反駁那種簡單地把網路沈迷與人際疏離劃上等號的說法,但還是不免刻板印象地擔心習慣在網路上打嘴砲的鄉民,會不會到時候都因為深夜掛網而放鴿子。沒有想到十一點鐘的行政院門口就已經有那麼多人了。在奧運棒球賽時ptt棒球版塞滿了四萬人之後,你們再一次否定了宅男、宅女的說法。反而更在驅離後再集結的一刻,向世界證明了你們絕對不是草莓族,甚至用實踐堅定地宣示,你們決心開創你們的時代,不再需要傳說中的野百合。 前一天晚上,從知道鴨老師公開信以後,隔天有課的我,一直掙扎著要不要參加,以致於到了凌晨四點都還一邊備課,一邊關心事情的進展。原本打電話到鴨老師研究室,也只是想提醒非武力抗爭的一些細節,卻在鴨老師邀請下臨時決定參加。儘管前一天晚上也幾乎沒有時間睡覺,但靜坐當天晚上,我還是決定留下來陪大家過夜,只為了讓你們隨時都能夠看到,還是有老師一直支持著你們(除了我以外,還有台大鴨老師、中原徐偉群、輔大陳君凱、中研院吳叡人、清大吳介民老師等等)。但在你們這麼踴躍地回到自由廣場,決策小組準備開會時,我卻躲了起來,沒去參加老師們的記者會,也迴避決策小組的會議。想了想,也沒有去拿麥克風跟你們分享以你們為榮的心情。後來又進一步主動辭去決策小組的職務,因為我相信你們自己會做得很好,不必自以為是地覺得你們需要關照。更何況,其實我在這次的活動之前,也只有廢除刑法一百條那次非武力抗爭的實作經驗,如今,你們當中的許多人已經跟我在行政院前分享非武力抗爭原則時的經驗值一樣了。也難怪范雲、吳叡人、顏厥安等老師私下都說你們已經「轉大人」了。 因此,之後我就轉型為拿著相機的攝影記者,頂多只是私下跟同學們分享這一次被驅離的心得。原因是,你們也許不知道,原本會是最後被驅離的我,一開始就被抬走了,因為我眼見被驅離的同學們因為害怕而全身緊繃而沒有辦法放鬆,擔心你們受傷而跑到了第一線。因此,容我還是放不下心地提醒你們,請牢記我跟大家分享的原則,甚至在未來繼續靜坐的時間內,看看有沒有辦法設計演練的活動,或是閱讀非武力抗爭的相關書籍。 很高興聽說修過我課的一位女同學,在警方驅離時被抬到哪裡就躺到哪裡,甚至不是自己走上車的,直到被抬到偵防車上,還躺在走道不動。我真的很替她感到光榮。但也請記得,非武力抗爭用的不是身體的力量,而是意志力和勇氣,因為我們不可能跟國家比物質性的力量。就如同,要是你在被抬上車時緊抓車門,最可能發生的情形是,你的手會因為更多警察的合力拉扯而受傷。也因此,一定要謹守非武力的原則,連辱罵執法的員警也不可以,即使他們偷打你、酸你。正如同在你們回到校園裡動員時,不免會因為同學們的冷漠而感到挫折,但非武力抗爭的原則,就是要鍛鍊你們的意志力與勇氣,相形之下,甚至堅持在語言上一爭勝負也算是一種比力氣的做法而已。因此,你們無須非要在短時間內說服周遭的朋友,只要用你們的意志力持續靜坐,讓他們逐漸開始對你參與的活動感到好奇與興趣。同理,也請別為了政府一時的漠然而灰心,想想甘地是如何光靠著個人的不合作運動就改寫了印度的歷史。也因此,就如同你們明確聲明的,我們反對任何暴力,不論來自藍綠,或是來自政府與民眾。而我個人認為,這個運動就是要提醒政府,在譴責、追究民眾的暴力之時,也要面對法律的缺陷、以及政府機關的暴力。 喔,在此,我也要為了在偵防車上衝動「指揮」同學一舉,向跟我同車的同學們致歉。但請容許我提醒大家,非武力抗爭需要依賴集體的力量,所以團結一致的行動還是必要的,這當然跟大家所正在體現的民主、自由原則多少有些扞格。此刻的我也沒有能力給大家一個答案來解決這個矛盾,因此,這可能也是你們未來可以思考的問題。我也相信,你們會在實踐中找出解答,超越我的侷限。因為你們才是我們國家的未來希望。但無論如何,我還是要向跟我同車的同學們再次說聲:對不起,我當時的語氣、作法都錯了(呵呵,這證明我是「超越」藍綠的,不像他們都做錯事還不道歉)。 政治大學社會學系 助理教授 黃厚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