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書評,及其他……
  • 5538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好友的一封信:聲援中國因「零八憲章」遭受迫害的民主人士

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最擔心的是那些認同中國、想要統一的人會為了跟中國統一而犧牲台灣的利益?當時我就舉了一個身邊的例子:有朋友主張六四天安門的屠殺,是任何政權都會做的,並藉著這個說法來合理化中國政府的做為。當時,我跟你說,這就是為了統一,可以犧牲正義的價值,為中國政府說項。現在,是否聲援在中國因為發起「零八憲章」而受到迫害的民主人士,又是一個可以用來檢視,這些人堅持的到底是不計代價、不論如何的統一,還是人道、正義與民主,考驗他們是否只問藍綠、不問是非。 其實最近自由廣場上圖博人的遭遇也是個例子。這批人跟總統選舉前在自由廣場抗議中國鎮壓西藏示威抗議的那些人是不同的,總統大選前在自由廣場的圖博人跟藏獨人士應該比較接近。但即使如此,不知你是否記得,馬英九在當時很嚴厲地警告中國政府:如果再強力鎮壓不排除拒絕參加北京奧運。而現在在自由廣場上的圖博人,也就是中國與中華民國所謂的西藏人,其實是很底層的難民。當然,他們也是為了逃避中國的統治才離開西藏的,但他們的窮困根本不容許他們搞藏獨,能活下去就很不容易了。更重要的是,這批人擁有我不清楚的哪個國際組織發出的難民證。根據國際的難民公約,即使我們不願意給這些難民國籍或居留權,也應該給他們人道的救援。這就是我所謂的正義。但實際上即使他們只是待在自由廣場的角落,也還是在深夜被驅離了。他們甚至沒有手勾手做非武力抗爭,而是自己走上警備車,但我們的警察卻把他們分成三、四批,分別丟在南港、桃園、還有其他地方的山區。這些初次來台的難民不僅不太會說中文,身上也沒有錢,卻在半夜四五點被丟在他們完全陌生的荒郊野外,後來是一些NGO團體,還有之前在自由廣場抗議的藏人組織到處找他們,才又把他們接回到自由廣場。 你大概可以猜得出,我要說馬英九選前選後對西藏人的態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甚至拒絕了達賴來訪。但對於拒絕達賴來訪,我其實沒有那麼反彈,簡單說,每個國家有它的權利決定何時是外賓來訪的合適時機。雖然對於馬政府所謂時機不對的理由,實質上是不想觸怒中國,我也覺得失望,但讓我最反彈的是,為了跟中國和談,可以不管國際公約、不論正義。更何況,不論是馬總統、還是我眼中只問藍綠不問是非的人(當然這包括深藍的也包括深綠的)之中那些認同中國的人,根據他們所宣稱要全力捍衛的中華民國憲法,西藏同胞是本國人,是我們的同胞。但為了不觸怒中國,卻可以不管這些人的生死,完全不理會這些人。我相信這是中華民國的歷任蔣總統也絕對不會這麼做的,而馬政府及其死忠支持者的選擇,卻是我所謂為了統一、和談,可以犧牲正義的舉動。這當然也包括了痛恨台獨人士而把台灣內部的意見不同視為敵我鬥爭,反倒把以飛彈對準我們的中國視為朋友。甚至還把飛彈威脅怪罪到台獨身上,而不是先團結起來反對飛彈威脅。我要跟你說的是,這就是我所擔心的事情。 我記得,當時我跟你說我的擔憂,卻讓你覺得很驚訝,你認為不可能有人會不把台灣的利益放在最前面,而我也記得,你說在海外的華人,基本上是不支持台獨的,我想,你也是藉此向我暗示你的立場。我不會像K一樣說你是外國人,對台灣的未來無權置喙,但我要跟你說的是,對我來說,即使台獨會引發戰爭,只要主張台獨的人是住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民,統獨的差異就只是內部差異,而非敵我鬥爭。連馬英九在選前也講過,我們內部的差異不可能比我們跟中國的差異大。但為了統一或和談,而不批判中國的武力威脅,甚至轉而怪罪到台獨身上,就是犧牲正義、就是把統一放置在台灣命運共同體之上。乃至於陳雲林來台期間,那些為了和談的和諧氣氛而收起國旗,甚至批評拿國旗上街者並不真誠的人,不就是我所說,為了統一、和談,可以犧牲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國格嗎? 最後,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我之前的某個暱稱。我說,都看過電影關鍵報告了,理應知道,即使那些拿國旗上街的人不真誠,只要他們還沒有違法,就不應該因為預設他們不真誠、猜測他們打算嗆聲,而奪走他們的國旗,甚至予以驅離。我不是說那些整夜包圍晶華酒店、圓山飯店的人沒有違法,而是確實有很多人根本並沒有犯罪就被沒收國旗、抓去警局等等。治安機關絕對會在未來的一段期間裡開始追懲那些違法的人,但政府至今卻仍否認有執法過當的情形發生,且未懲處任何警界人士。以及,即使這些民眾違法了,警察也無權打人-他們可以抓人,但不可打人。我不知道有沒有跟你說,即使是我全身放鬆地讓警察抬走、驅離,也有警察趁機偷打、偷捏我。是的,我違反了集會遊行法,但只要我沒有拒捕,警察就不能打人。但即使我讓他們知道我是這群學生的老師,過程中也沒有丟石頭或辱罵警察,他們還是偷打我。而就我所知,樂生的學生們被打更是司空見慣。因此我會推論,警察對於一般民眾會更狠,不管他們有沒有拒捕、丟石頭。這就是我希望能夠讓你瞭解的。 而你可以猜猜看或是試試看,J或是R,他們對於陳雲林來台期間那些拿國旗上街被打被抓的人、那些警察執法過當的行為、自由廣場上的圖博人,甚至是對馬英九和貓纜的關係、對台獨,以及對提出「零八憲章」的中國民主人士,他們的立場會是如何?我不知道是否跟你說過,近些年來,我跟S罵陳水扁或民進黨的時間遠比罵馬英九的時間多,而我在英國時,其實是希望紅衫軍接受簡錫堦的建議擴大罷工罷課,一舉把阿扁拉下台,儘管我知道自己已經違反了無罪推定的原則,而對阿扁未審先判。乃至於,因為對我來說,不論是台灣民族主義還是中華民族主義都是建構的,所以,我並沒有非要獨立建國不可,我甚至也覺得化解跟鄰近中國之敵對關係,而不必依賴遙遠的美國賣我們武器賺我們的錢,才是最合乎台灣的利益的。然而,我絕對會先批判用飛彈來威脅我們的中國,並且捍衛居住在這塊土地上之任何人主張台獨與統一的言論自由,而不是把意見不同的人視為不共戴天的仇敵。也因此,我非常支持馬英九所言,只要對方不撤飛彈就不和談,然而,現在我們卻已經跟中國簽訂協議大三通了。而且,為了順利簽訂協議,還在過程中致力於把任何反對聲音阻絕在中國代表的眼中、耳裡。 我最近在思考,我們說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與多數尊重少數,但確實有時候既然已經是少數服從多數了,就很難做到多數尊重少數,因為有很多決策就只能是零和的遊戲。但也因此,集會遊行才會被視為弱勢族群表達意見的最後手段。也就是說,即使真的有七百萬人支持政府與中國和談,那居於少數的五百萬人中的任何人上街表達不同意見的權利就不應該受到剝奪,這就是尊重少數的表現,也是在零和的決策中,我們要求少數服從多數之時,唯一能讓他們覺得受到尊重的方式。然而,這次陳雲林來台期間,政府卻是無所不用其極地不讓對方接觸到民眾任何異議之聲。這也正是我參與野草莓學運的原因。 對我來說,J他們只問藍綠不問是非的做法,正是我所擔心的為了統一、和談可以犧牲正義、犧牲台灣的表現。而我覺得,正是因為有太多人只問藍綠不問是非,所以陳水扁才可能繼續興風作浪,而馬英九的食言失政也才會被縱容,以致過去那麼多民主人士的犧牲最終換來的是八年多以來民主的停滯與倒退。乃至於讓藍綠都不愛的公共電視臺面臨被整的命運。 而寫這封信,除了希望你也能參與聲援中國的民主人士以外,也希望你能夠瞭解我最近的行動與心情,並期盼有一天我的朋友們都能夠超越藍綠、並尊重同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的不同意見。 Herme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