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書評,及其他……
  • 5655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轉載】0306選舉日記:328投六號溫炳原一票

以下原文轉載自:http://igreen.bigsound.org/?p=304 作者:annpo 今天炳原去抽籤,抽到六號。聽說抱著小奶娃兒阿川去的,旁邊還有志工扮成的樹人。這些樹人道具是一位志工昨日東奔西跑,冒著大雨從新莊帶回來的,而幾個人在夜晚辛苦地製作道具,今日一早果然搶盡鋒頭。 之前很少與綠黨的人碰面,也很少到競選總部,但每次見面,一定看到翰聲抱著小采虹,炳原抱著阿川,或著誰又帶著小孩來,然後變幾個大人都在抱小孩、哄小孩,即使在黨員大會,也是小朋友四處跑,采虹甚至坐在主席的旁邊畫圖–即使主席後來音量越來越大,娃兒們的聲音也完全不輸大人。我想到學生時代去觀摩國民黨二中全會,在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盛大,全場鼓掌通過的氣勢,綠黨黨員大會與之相比,真是有種微妙的趣味。 雖然召集人宏林誇口有朝一日黨員大會會辦在小巨蛋,前幾天中執評委會還說希望有一天開完後,外頭是一群媒體記者包圍。這是一個小黨的偉大夢想,不知道會不會有那天,但是,如果真有那天,希望奶娃兒依然可以四處爬。 因為,到了那一天,我們會讓大家知道小孩可以接觸政治,因為,我們本來就應該讓小孩知道無處不政治,而政治並不是骯髒的。知道政治與民主,都應該互相尊重。不是單純的少數服從多數,也不應該以大欺小。大人也可以坐下來聽聽小朋友的想法與意見。 中評委震洋曾在這個部落格說,有人到競選總部對他們說:「年輕人不要碰政治。」我想,很多人,應該對「政治」很失望很灰心,所以他們都是出於一片好意,擔心年輕人會受傷,會變壞。 今天下午在生態綠,晚上在競選總部,聽到幾個黨員被調查的事情,還有曾經聽翰聲說,他競選期間發傳單,警察在旁邊干擾的事,也聽大家感嘆,如果是某些名人抗議松菸的事,警察或許不會如此輕視又輕率地「處理」大家。 小黨沒什麼資源,也沒什麼聲勢,甚至還會被誤認為別的黨。即使如此,拳頭大的人,還是把每個聲音當成肉中刺,恨不得拔除。有時候我們希望社會更平等,然而,如果沒辦法取得某些位子,似乎只是一直被公權力、媒體或是社會扭曲。 但是,即使是小孩,也有他的意見,他的期待,他希望的生活,還有他認為的公平。為什麼不要對小孩有多點耐心,為什麼沒有辦法給老樹多點時間,聽聽他們的聲音呢? 驚蟄後,下大雨,天氣變冷,彷彿回到冬天。媒體不停放送了無新意的新聞與臆測,麻木這個國家每個人的神經,當什麼都不在乎了,也就沒什麼可在乎的。我也是這麼冷感的。 綠黨中執評委會,連續兩個晚上開會,我戲稱「延長賽」。我忍不住想到別的大黨討論的應該是重要到會上版面的議題,可是綠黨討論的卻是「如何回饋公民社會」的「小事情」,像是喊價一般,要候選人捐多少,爭論完後,討論的卻是錢不夠資源不足如何解決的議題。不明究裡的人,或許就覺得這是一群傻子。而我有一刻真是這麼認為的。 在文魯彬離開一下的當口,宏林對秘書處的說:「有這麼一位熱愛綠黨,後半生都願意奉獻給綠黨的長輩,我們要覺得很幸福。」我想到很愛喝啤酒,老是請客,還會拎著有機鳳梨來開會的赤腳Robin,也覺得台灣很幸福。想到搶救松菸老樹那兩天,他一直被警察修理,還流了血,就覺得他花了好多力氣在做這些「傻事」。 當然不只Robin,很多綠黨志工都默默地作了很多事。例如阿堂。老實說,我一直覺得講環保,是很「中產階級」的事,也就是你要有餘裕,才能「想東想西」(除了深受污染所苦的地方人士)。我一直無從想像綠黨的志工除了環保團體,還會有哪些人。偶爾到競選總部,會看到一些年輕小美女出入幫忙,手腳乾淨俐落。也看了不少大叔大嬸進進出出,甚為訝異。 我在一些場合見過阿堂(但我不知道名字,是後來震洋告訴我的),如果他不穿綠黨背心,我真不會把這樣率直的大叔和綠黨聯想在一起。但後來我發覺我錯了。印象最深還是227搶救松菸老樹那晚,他騎著三輪車張羅了物資,還協助Barking等人翻牆而過。翻牆時,他不斷說著:「果然是環保人士,非常勇敢。」但我就是那個不勇敢的不環保人士,阿堂笑著說,沒關係,他幫我找可以鑽的洞。我便看他來來回回幫這個幫那個。 前兩天開中執委會,大家一邊看財務報表,一邊討論沒資源應該怎麼作。那種景象有點像是為柴米油鹽醬醋茶所苦的家庭,家庭主婦煩惱買菜錢的狀況(因為圍在圓桌,剎時間我有這種感覺)。當大家討論著時,我聽到坐在門口沙發椅上的阿堂,突然打起了電話,直接說:「喂,我想跟你要錢,因為溫炳原缺錢啦…綠黨的溫炳原啦,要不要捐錢。」我不曉得其他人有沒聽到,但是,我心裡一陣暖流上來,覺得很感動。我們還在「想」他已經立刻行動了。我那時也覺得綠黨很幸福,有這樣的志工。 宏林說過政治是一種信仰。支持國民黨民進黨或新黨,甚至共產黨,或許都有一份自己的期待情感與意識型態。憑良心說,綠黨很多理想或是想法,都還沒有在這塊土地上被實現,而他也無法激起一般人強烈的情感印象,或者他談的東西不是一般人可以懂的,太進步以致於太遙遠。而我也不太能夠想像到底哪些人會支持綠黨,去「信仰」它。 但這段時間,看著阿堂,還有一些土城的支持者,barking、紘廣、還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美女們,非常堅定且認真地支持著這份「政治信仰」,或許有一天,綠黨的支持者的輪廓會慢慢壯大清晰,生根發芽。成為真正的樹人。 然而,號稱有著進步觀念的綠黨,還有很多作不夠的地方需要檢討,需要更進步,希望大家一起努力。 最後,雖然標題是六號溫炳原,但整篇心得顯然都岔題了。我只好怯懦地在最後喊一聲:「六號溫炳原凍蒜!綠黨加油!」 (還有我很明顯地提到綠黨資源不足的問題,歡迎大家踴躍報名當義工,或捐款到 郵政劃撥帳號:50100521(監察院郵局)戶名:第7屆立法委員補選擬參選人溫炳原政治獻金專戶。) (如果你戶籍在大安區,請不要忘了328投綠色政治一票,投希望一票,投六號溫炳原一票) p.s 樹人,我總是想到魔戒裡,憤怒的老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