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書評,及其他……
  • 5655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轉載】[分享] 蔣友柏/生命中必須承受的重(2008/10/19)

作者: Fitzwilliam (迷途) 看板: AAAAAAAA 標題: [分享] 蔣友柏/生命中必須承受的重(2008/10/19) 時間: Tue Mar 31 03:31:57 2009 為白色恐怖受難者胡子丹先生回憶錄《跨世紀的糾葛》再版而寫的序。 看到媒體報導,手邊恰好有書,和大家分享。 == (作者前言)   2008年2月25日,好友林世煜兄約我,說有位年輕朋友希望和我談談,但那天談得不夠盡興;3月27日一大早,在我寫字間,促膝而談,僅他和我,至午餐時分手。此年輕人,蔣友柏也;蔣中正的曾孫,蔣經國的孫子,蔣孝勇的兒子。   《跨世紀的糾葛》是我在綠島3212天的生活紀錄,1989年在香港「新聞天地」連載,1990年台北單行本出版。兩次和友柏見面,上世紀50年代的白色恐怖以及綠島種種,都是核心話題;他態度誠懇;聽得認真仔細,彼此相約,隨時隨地,見面聊天。   我想:我的《跨》書2009年版,何不請友柏寫點什麼,就這麼決定。我和他是用E-mail如此溝通: 2008/09/16(胡) 我曾送你一本書,書名《跨世紀的糾葛》,是寫我在綠島生活的情形。不知有無印象?我二人曾有兩次單獨的愉快談話,不知你記得不記得? 這本書打算明年初再版,很想請你寫點感想什麼的,無以名之,就叫做序罷,十月底前給我,可以嗎? 我當然記恨你的祖父及曾祖父,但恨不及你;你當然愛你的祖父及曾祖父,但想起他們的有些作為時,你心中一定會不以為然,這就是讓我能淡化對他們的恨意,而能對你有了可愛的感覺;不像有些仍居大位一副不吃人間煙火的人物,仍然自以為是,仍然自以為是二蔣的正宗傳人,我實在加倍的對這些人討厭。你可以直接用英文給我信,寫序時也可用英文。 2008/09/20(蔣) I just got back from China. It was a difficult and long trip. As you know, the global economy is collapsing and it is crucial to come up with at solution to ride through this era. As your request it will be my honor. I will start composing a draft for you to review. I thank you for remembering me and providing me with this honor. 2008/09/20(胡) 謝謝你在疲累中回了信,而且答應了我的請求──為我的書寫序。 全球性的經濟不景氣,在中國更能察覺到,台灣是尤其慘,只有政客們依然衣冠楚楚,藍綠一樣,即便有所例外,也是異數的少。 你可能第一次為我這種性質的書寫序,字數不在多少,我要的是真,無忌無憚,說出你友柏心中的話。 這本書叫《跨世紀的糾葛》,你有嗎?如沒有,我立即寄上。 2008/10/19(蔣) This is the initial draft. I tried my best to be as real as I can. I will conduct alteration once you approve of the content. Thank you again for this opportunity. PS: Sorry for the delay. The current market situation requires a lot of my attention. I think it will be a tough 2009 and is preparing my company for it. Best regards. Demos (蔣序)   人的出身是無法選擇的,有些人誕生在茅草中,有些人著陸在寬鬆的羽毛上,而我卻是掉落在世紀的糾纏裡。或許,因為叛逆的基因的作祟,我曾試著釐清生下就伴著我的負擔。期望著藉由了解而拋開他。也曾因為太習慣這些糾纏,完全忘了它的存在。   直到遇見了一些實際經歷過摧殘的長輩,才發現,誠心面對這些歷史的糾纏,認清我無法改變過去的事實,讓我更了解我自己。   與白色恐怖受害者第一次接觸時,我的心是惶恐的。有點像美國電視劇中的法院戲碼,懷著害怕的悸動,鞭策自己面對事實所帶來的評判。腦裡只有一個畫面;一條不歸路的剪影。我知道,一旦面對了真相,就會看到不一樣的空間;一個一直被隱藏的暗室。   但在會面的過程中,所有的受難者都溫柔的對待我。輕輕的,慢慢的幫把我眼前的蜘蛛網剝掉。並細心的遮住我沒見過的陽光,以免讓我受傷。這種寬大的心胸與氣度,讓我折服。   當胡先生邀我為《跨世紀的糾葛》寫序時,我實在不知道我有什麼立場參與這本書的再版。我擔心因為我的參與,讓胡先生的血淚蒙上了偏見的灰;我害怕因為我的不成熟,讓胡先生的傳承被冠上不公的名。所以,在這一篇序裡,我只會誠實的敘述胡先生對我人生的影響。   在與胡先生見面前,我一直在找the facts behind the truth。想找到在歷史的洪流中,有哪些暗流促使「白色恐怖」這個結果發生。雖然市面上可以買到或擷取各種與「白色恐怖」相關的經歷、推測、假設、或片段證據,但還是無法拼湊出一個絕對的事實。對我而言,找事實不是為了對錯,而是幫助我承認、面對、與放下一段我沒有資格參與卻背負著烙印的歷史。但在與胡先生會談之後,我放下了尋找the facts behind the truth,而開始琢磨 the reason behind the facts。因為胡先生讓我了解,以我現有的智慧實不足以讓我用大時代的鞋反觀歷史。(1) 現在的我,只能把我無法選擇的不平凡變成平凡,再把這個平凡變成平常。當我用平常人的平凡看那一段讓平常人變不平凡的歷史時,我反而能了解很多事的發生是人性造成的。這個基本「人性」的缺陷,當無限放大時,是會創造出無解的糾葛。 (1) 原文是 You have to be in other shoes to see the things other is seeing,可   意譯為「以我現有的智慧不足以讓我反觀那個年代的時空歷史」。   這個認知上的轉變影響了我的行為。一旦歷史的神化為人的時候,所有的不可能都變成可能。胡先生所經歷的「不可能」也變得比較具像。雖然每次的談話,胡先生都盡量輕聲平和的敘述他人生的起伏。但他的眼神與語氣卻堅定的對我吶喊出那段歷史所加諸的痛苦。我除了聽,什麼也不能做。但這一系列痛苦、無奈、悲傷、與不平的交響曲,卻讓我能藉由音符譜出些許當時的黑白影像。也讓我對於生下就被加諸的「恨意」,多了點釋懷。   也許,對於胡先生,與我見面是一種終極的放下。相對的,對我來說,與胡先生的互動,是一種新生的解放。在此,我想藉這個機會,對與我見面的家屬,獻上我的感謝。也僅能用我自己的立場,對各位說聲抱歉。                      (蔣友柏) 2008/10/19 == 附上3/30蘋果的報導: http://tinyurl.com/c24jbe 白色恐怖 蔣友柏首致歉 2009年03月30日 蘋果日報 【王姵雯╱台北報導】蔣家後代蔣友柏首度對白色恐怖受害者家屬致歉。去年底,他替白色恐怖受害者胡子丹的回憶錄《跨世紀的糾葛》寫序時直言,與這些受害者接觸時他的心是惶恐的,「我知道一旦面對了真相,就會看到一個一直被隱藏的暗室。」他指與胡子丹互動對他是新生的解放,他想藉此機會獻上感謝,「也僅能用我自己立場,對各位說聲抱歉。」 替受害者回憶錄寫序 胡子丹接受《蘋果》訪問時說,蔣友柏是在報上看到他的投稿,對白色恐怖歷史產生好奇心,主動與他聯繫。胡坦承,邀蔣寫序時內心有點複雜,因「他(蔣友柏)的祖父和曾祖父對我們太虧欠了,但罪不及蔣友柏。」蔣友柏在序文中坦言,寫序時,內心掙扎許久,「我擔心因為我的參與,讓胡先生的血淚蒙上偏見的灰。」 蔣友柏以「生命中必須承受的重」作為文章標題說,人的出生是無法選擇的,他在與白色恐怖受害者會面過程中,所有人都溫柔的對待他,「輕輕的幫他把眼前的蜘蛛網撥掉。」 蔣友柏說,與胡子丹面會前他一直在找「the facts behind the truth」(事件背後的真相),會談後,才開始琢磨「the reasons behind the acts」(行動背後的原因),但「以我現有的智慧,不足以讓我反觀那個年代的時空歷史。」《蘋果》致電蔣的秘書,秘書指蔣不方便受訪。 蔣友柏對國民黨相關評論 2008/02 白木怡言部落格 連戰2004年總統大選跟支持者大鬧三個月,把國民黨形象資產耗盡,也把台灣民主形象玩到Low(遜)掉;前民進黨籍立委王世堅選輸跳海,有運動家精神,品格還高連戰一截。 2008/01 白木怡言部落格 相對於國民黨呼籲拒領公投票,他支持公投,包括討黨產公投和反貪腐公投,他都大力支持,也主張黨產應「歸公」。 2007/05 《壹週刊》專訪 國民黨有沒有殺人?有,這是事實,所以「在上海殺」還是「在台灣殺」不重要。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 我敘述是因為我懷疑,我敘述是因為我厭惡。 ─李銳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220.136.130.16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