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書評,及其他……
  • 5582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對現代速度文化的反思:《慢活》書評

也許是店員的慧心巧手,《慢活》旁正好躺著Paul Virilio的作品。這位堪稱是當代最關注速度與社會文化之間關係的思想家指出,電子媒介對即時(real time)速度的強調,使得我們遺忘對真實空間(real space)的應有重視與體驗,並進而點出現代人毫無止境地追求速度所蘊含的風險。

相對地,在網際網路、電子媒介以及資訊經濟的時代中,電腦中央處理器追求時脈、網路速度追求頻寬、作業系統追求多工,連在書店放眼望去,也盡是《刻不容緩》、《毫秒必爭》這一類的書籍,耳邊也總有人殷切提醒著我們要搶得先機、分秒必爭,並不時聽到「時間就是金錢」、「不要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點」這一類的箴言。甚至如果你願意去查查速度(speed)與成功(success)在英文字源上的親近性,那些在股市裡、新聞圈、出版界,甚或是甜甜圈店門外唯恐跟不上潮流的一窩峰現象,也就不難理解了。在此看似沛然莫之能禦的趨勢下,《慢活》這本書對慢的禮讚,其意義也就更加明顯而特殊了。

慢食運動、緩慢性愛、緩慢教育等等,都是本書所推介的緩慢運動的內涵。為了彰顯此一運動之時代意義,作者從時鐘的發明與工業革命的密切關係著手,分析當代速度文化的發展背景。台灣過去推行國民生活須知,強調準時的重要性,其實都可以放置在現代化的脈絡中來加以理解。而現代化的重要面向-工業化,也意味著對準時、速度的追求。因此魯賓遜教導星期五的就是現代文明的時間與工作觀念,乃至於還用星期五來命名之,以便要求他為魯賓遜努力工作。對照於慢食運動,也就更能看出卓別林在電影《摩登時代》裡,以號稱能夠提昇工作效率的吃飯機器來諷刺工業化的荒謬,其所展現的洞見。

而速度文化除了展現在追求速度、節省時間的現象上,同時也展現在時間殖民這個面向。亦即,人類在對陸地、海洋、太空、乃至於網路模控空間進行拓殖之同時,未曾或忘生命有限、人是邁向死亡之存有的事實, 一邊把握稍縱即逝的當下,一邊更積極地藉著燭火、電燈等照明設備的發明,進行時間的拓殖。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KTV等夜生活就此應運而生。實際上,不論是空間或時間的拓殖,都與現代化所蘊含的擴張心態、持具主義(possessivism)密切相關。與此一趨勢相反的是,這本書中多處點出的緩慢運動與環保運動之間的親近性。例如日本樹懶俱樂部的咖啡館供應有機食品,而此一組織的創辦人本身也是位環保鬥士。由此可見,緩慢運動或許意味著對長期以來的現代化過程之反省,但此一反省與前述現代化、西化所蘊含的擴張心態、持具主義之間的對比,恰是Heidegger所未能見到的。正如作者所指出的,追求速度不僅使得我們無法享受生命,也對環境造成破壞。循此,我們也將更能理解何以Virilio會把追求速度視作一種「灰色污染」,以對應於環境保護運動所對抗的綠色污染 。

Michael Ende在他的小說《默默》裡,提出了一個身為現代人的我們習而不察的疑問:大家省下來的時間究竟跑哪去了?似乎只有像小說的主角--默默,這樣尚未被文明,或者更精確地說是現代化所徹底社會化的純真小孩,才可能一天到晚無所事事地花時間觀察、想像、思考那些歷經成功社會化的成人覺得毫無意義的現象和問題。無獨有偶的是,Michael Ende也將問題的癥結指向心靈的轉變。如前所述,慢食運動與環保運動有其親近性,實際上,緩慢運動所反映的可能是對西方文明長期以來的發展及其後果的反省。如今,這些反省既分且合地表現為緩慢運動、新時代運動與環保運動等等。相形之下,無視於西方文明已開始回過頭來反省其自身的台灣社會,卻仍在學術界、在教育界、在許許多多生活中的角落,義無反顧地追求國際化、美國化。

此外,作者還舉出兩次旅行義大利的不同經驗,說明無止境追求速度的文化讓我們失去了什麼。這也讓我回憶起,去年暑假在義大利自助旅行時的見聞不禁使我深嘆台灣生活品質之低落。當時,我在義大利看到的是,不論是在大都市或海邊的小鄉村,一到傍晚就有許多男女老少在路旁、噴泉邊、公園裡聊天;而在台灣,只見九點鐘、十點鐘的捷運裡還擠滿了一臉疲憊木然的上班族。處處追求所謂的文明、進步、效率,以西方國家馬首是瞻的我們,真的有越來越幸福嗎?

儘管如此,還是得向各位讀者懺悔。只因為《慢活》這個書名,就讓我那個悠閒的下午生活節奏瞬間變快。我在第一時間裡毫不猶豫地將這本書買下來,急急忙忙地找家咖啡店將之一口氣讀完,然後很快地寫就這篇書評。所幸它的內容並沒有讓我失望,而本書的譯筆也相當流暢,該出版社的編輯作業亦一向用心。在此,我也願意如同書中引述《週日郵報》的書介一樣,建議各位:「趕快到書店買一本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