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書評,及其他……
  • 5655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虛擬化身》導讀

虛擬社區裡的種種現象正日漸受到重視,這不只是因為網路上商機無限,實際上,單單因為這個社區已經吸引了許多人,使他們每天花許多時間駐足其上,而且此一趨勢還不斷地在增強當中,做為一個大規模的現象本身,虛擬社區裡的活動就值得我們關注、研究它。更重要的是,它還可能會進一步影響我們的現實社會,像是目前政府一直試圖沿用現實社會既有的法律,將管轄的範圍延伸到網路上的虛擬社區之中,就是深恐一個看似脫序的網路世界會回過頭來干擾真實世界的常軌運作。但應不應該管理、要如何管理等問題,想要得到答案,當然得先了解虛擬社區的實際情形。這本《螢幕生涯》,可以說是晚近研究虛擬社區最重要的一本著作。 本書作者Sherry Turkle女士曾任教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社會系,目前則是該校科學社會學系教授,擁有哈佛大學社會學暨人格心理學博士學位,同時也是一位有執照的臨床心理學家,可以說是學術研究能力與實務經驗兼具的專家。她曾經被新聞週刊與時尚雜誌等遴選為美國的新領導階層、網路菁英、與年度風雲女性等。本書出版後著名的連線雜誌、與科學雜誌也曾給予大幅報導與專訪。此外,她還經常受邀至各大學與學術機構發表演說,以及在夜線節目與CBS新聞中參與座談。 Turkle的博士論文是以當代心理分析大師佛洛依德與拉岡的理論為主題,這後來構成她的第一本著作《心理分析政治》(Psychoanalytic Politics: Freud's French Revolution)的基礎。其後自1980年代以來,她開始專注於探討科技與人類自我認知之間的關係,她的第二本書《第二個自我》(The Second Self: Computers and the Human Spirit,遠流翻譯出版為《電腦革命》)就是以兒童面對電腦的態度來分析兒童在接觸電腦之後,所形成對生命本質的新看法。由她們如何把電腦視為另一個有生命的對象,但卻又與我們有所不同,藉此說明電腦的出現促使我們重新思考生命與智能的本質,以及循此產生的人與機器之間差異的問題。相對於《第二個自我》處理個人面對一部電腦時,所返照出對生命、智能,以及隨之對人類自身的自我認知問題,在《螢幕生涯》這本書裡,Turkle所關注的則是人與人之間藉著電腦網路的連結/隔離所架構出來的人際關係對自我認同的影響。在涵蓋前後兩本書的主題,針對自我認同問題橫跨十餘年的研究期間中,作者還基於諮商方面的實務經驗,進行了無數次的個案訪談。這些學術背景也顯示出她理論思考與實質研究都相當擅長,再加上MIT有著名的媒體實驗室,作者身處那個環境中不僅得到許多知名同僚的協助,也親身參與了許多跨領域的研究計畫,而她自身也有相當豐富的上網經驗。從各方面來看,Turkle都很有資格撰寫這樣一本探討網友們如何在螢幕上生活的書。 自我認同之所以在網路逐漸普及之後會成為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主要是因為網路化名所提供的彈性,容許個人以前所未有的自由度來扮演各式各樣的角色。個人一方面藉著網路的隔離,隱匿部份或全部真實世界的身分,利用自選的代號與暱稱,在網路上重新塑造一個或多個自我,並在其間切換、摸索、與試探,而這些自我也都或多或少與其真實世界的身分有所不同。另一方面,由於自我認同必須在與他人的關係中逐漸建立,網路也使得人們可以跨越時間、地域、與生理上的限制,與網路空間中的其他人共同投入這個探索自我認同的遊戲,進而在幻想的交互感應之下,強化這個過程的效果,與對個人心理的影響。 在本書裡,作者不僅延續了她前一本書的主題,探討人類面對科技時,所引發有關智能與生命本質的自我認知問題,也試圖描繪網友們如何集體地穿透電腦螢幕,在網路空間裡藉著與他人的互動探索自我認同的過程。Turkle將這個問題放到後現代主義模擬文化的脈絡下來理解,她認為網路使得看似抽象的後現代主義在社會中有了具體的展現。在這裡,她所指的就是平行、多元、去中心化、片斷化的自我認同,以及對外在世界從表面來掌握其意義,而非追根究底地尋找其背後運作原則的態度。其中最關鍵的是,熱衷於網路上角色扮演遊戲的使用者,將會慢慢地將現實世界的生活視為與網路世界上任何一個視窗當中的世界一樣,也就是說,現實世界也只不過是另一個視窗而已,而且,還不見得是最好的。在這種狀況下,將會產生一種後現代的生活態度,亦即不再主張自我的統整與一致性,認為每個視窗中、每個面向的自我都是同等地真實,其間並不存在層級或相互比對、確認的關係。 但就像她本人在一次訪談中所說的,其實她最關切的還是模擬(simulation)與過度模擬(over-simulation)的界線,也就是說,她並不是對後現代模擬文化都一概抱持著樂觀的態度。相較於Foucault這位常常被後現代主義者視為思想根源的思想家來說,Turkle仍然試圖發掘一個恰當的界線,做為價值判斷的依據;而Foucault所要探詢的則是踰越界線的可能性,與過去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必然性在當代的限制。換言之,對Turkle而言,模擬固然可能有其實效性,但過度模擬則會導致不好的後果。在她的研究中,確實有些使用者藉著網路上的自我探索培養了與人相處的能力,最後重新回到真實世界中,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也有使用者因為把網路世界視為唯一的真實,以致於無法順利地處理真實世界自我與虛擬社區中自我之間關係,結果在真實世界中還是遭遇到困難,甚至終究在虛擬社區當中也開始適應不良。 實際上,在思索模擬與過度模擬的合理界線之時,Turkle所關心的仍然是虛擬社區中的生活對真實世界人際關係的影響,由此可見她的思考仍舊是以真實世界的生活為主,否則,她在書中所強調網路人際關係的逃避與治療這兩種效果之間的差異也會變得毫無意義,畢竟所謂的治療效果,仍舊得以個人在真實世界的表現為基準。進一步來說,這個區別也顯示出Turkle並未完全地站在後現代文化的觀點來看待此一現象。誠然,就網友的心理處境來說,Turkle的長期觀察與訪談確實已經掌握到他們傾向於把生活視為由一個個的視窗所構成,沒有任何視窗中的生活場域具有優先的地位。但除了深入了解使用者的心態以外,她還是會問,這種情形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因而還是會把真實世界的生活提高為主要的現實,企圖了解網路上探索自我認同的過程對網友真實世界生活的影響。甚至Turkle本人也曾經在其他場合明確地指出,兒童在網路上玩網路性愛是一種踰矩。隨之,問題的關鍵就在於,這條界線要怎麼劃? 針對這個界線問題,Turkle並沒有提出明確的答案,她只是指出了許多值得進一步深思的問題。這些問題也將在未來逐漸地出現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例如,什麼是忠誠?在網路上愛上另一個代號,或是與對方玩網路性愛,算不算對配偶的不忠?忠誠與性愛到底是一種心理的關係、還是肉體的關係?網路上的強暴是否只是一種文字而已?或許我們也可以從中得到一些啟發,藉此重新審視台灣學術網路上先前所發生的網路誹謗案件。順著Turkle把網路上探索自我認同的活動放到後現代模擬文化的脈絡來理解,我們還可以追問,當真實與模擬之間不再有區別,而我們都傾向於從界面來理解事物之時,對個人來說,除了享樂以外,還有什麼事情是重要的?這樣的狀況,又和柏拉圖筆下那些在洞穴中把幻影當成一切的人們有什麼差別? Turkle主要是以國外的泥巴(MUDs)做為在網路空間中探索自我認同遊戲的代表。相對於國外眾多的IRC、MUD使用人口,以及有關各種主題知識的討論大多數是在新聞群體上進行,國內的網路使用者較喜歡在BBS上參與討論、聊天,而國外使用者主要用來扮演各種角色的泥巴在此並不盛行,IRC也因為與國外的通連問題而乏人問津。但是,這並沒有使得台灣的網路使用者喪失在網路上探索自我認同的機會,BBS上代號與暱稱的設計,使得在討論區分享資訊本身,也具有塑造自我認同的功能。這一點與國外新聞群體上參與者大多署名參加的情形非常不同。也由於大多數使用者自我認同的塑造仍舊建立在所貢獻資訊的正確性之上,因而還有其參照點,不像是在泥巴上,全然以幻想的演出為基礎。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循著Turkle的思路,試圖了解這些在網路上積極參與討論、並藉此塑造自我認同的人們,在現實世界中到底是更積極,還是更退縮? 前述台灣與美國之間網路應用的差異也顯示出,台灣網路世界活動的特色與其發展的歷史脈絡是息息相關的,也因此,當我們在討論網路上探索自我認同的過程時,不能忽略各個地區網路社區個別的社會歷史條件,同時也促使我們必須更謹慎地考慮網路所帶來的全球化現象中,區域特性是否還存在的問題。顯然地,即使是面對一本如此有份量的重要著作,我們還是得基於作者的所成就的貢獻,站在我們的時空裡進一步追問我們的問題。 Turkle的討論雖然已經觸及了網路性愛、網路上的強暴、以及忠誠等人際關係方面的問題,但終究還是偏重於對個人心理狀況的剖析,而沒有根據她對於網路上探索自我認同活動的了解,進一步探討當每個人都在探索自己的認同時,人際互動又變得如何?諸如,多元、平行的自我認同對於我們慣有的欺騙與信賴的區分會有什麼影響?探索自我認同與欺騙的差異何在?以及這些真實世界人際關係中原有的基本條件,在網路人際互動的實作上是怎麼處理的?這一類問題都有待我們接續Turkle的研究成果來加以解答。 另一方面,個人的自我認同也必須在與他人的互動當中逐漸形成,因此,我們不僅可以憑藉著對網路使用者探索自我認同過程的認識,來了解網路人際關係,同時還應該將資訊時代的自我認同問題放置到具體的人際關係脈絡中來加以理解。進一步來說,網路世界中的權力關係與其運作機制、真實世界的人際關係與網路人際關係之間的相互滲透、兩個世界之間各種資源的轉譯過程、乃至於資本主義商業邏輯的影響,都是我們嘗試了解網路上的探索自我認同的活動時,必須加以關切的重要因素,如此才可能細緻地呈現網路人際關係的動態過程。這樣也可以避免我們在思考網路與民主、或是網路與知識普及這一類的問題時,抽象地把網路當成一個與真實世界完全割裂、不受真實世界影響,且沒有權力在其間運作的真空世界。例如,在台灣的網路世界中,自我認同的形塑與資訊的交流在極大部分的狀況下是分不開的,也就是說,使用者在各個版所參與的討論與他在虛擬社區中所呈現的自我形貌密切相關。在資訊爆炸的情形下,逐漸地某些樂於助人且提供的資訊都極為正確、有用的使用者,就會變成那個討論區的「大鍋」,而「大鍋」的角色在平息爭端時的影響力、乃至於網聚的號召力上,是絕對與一般使用者極為不同的。在某些論戰中,我們甚至可以觀察到,真實世界的朋友集體現身參與,或是交情較好的網友間相互支援的情形。顯然,不僅網路上的人際關係網絡會有權力位階的不同 ,真實世界的關係也會滲透到網路上來,進而影響個人探索自我認同過程的順暢與否。同時,我們也常常看到,網友們把網路上的人際關係,以及圍繞著網路化身所累積的聲望與資源,帶回到真實世界當中。 本書雖然文字淺顯,但論述的嚴謹程度仍毫不馬虎,自出版以來,不僅成為暢銷書,在學界也廣受徵引,還得到許多學者的青睞,為本書撰寫書評。可以說是一本通俗與學術並重,影響力極大的書籍。再就實質的內容來看,一方面,Turkle本身就常常為紐約時報、今日美國、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等,撰寫通俗的評論性文章,作者在本書中也藉著許多個案生動地描繪出網友們在網路上探索自我認同的情況,因而很適合大眾閱讀,尤其是那些還未上網,但對網路世界感到好奇的人,當然也可以提供網友們思考自身處境的憑藉;另一方面,本書觸及的理論觀點卻也相當深奧,從心理分析到後現代主義都成為作者深入分析上述現象的理論依據。隨之,如何讓譯文流暢可讀,又同時能正確地掌握作者所引用的豐富題材,也就成為譯者的一大挑戰,譯者們雖已力求完美,而本書出版前也經過審慎的層層校閱,但仍恐有疏漏,還請讀者不吝指正,至於本書的註釋未能一併出版,希望未來能夠有機會完整出版。 【本文收錄於《虛擬化身:網路世代的身分認同》,雪莉.特克著,台北:遠流。199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